140亿是个怎样的概念?普通家庭一年的支出大概在20万上下。140亿可以支撑一个家庭花7000年。

但是,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。当手上有140亿元的时候,开销就会不自然地变大。但不管怎样,至少也能够让一个人过完富足的一生。

若热·贵诺到底是怎么花钱的?当他花钱之后,他余下的人生又是怎样度过的呢?

但是爱德华多·贵诺并不是富人家庭出身。他也是一个穷苦人家长大的孩子。正是如此,爱德华多·贵诺从小都在想怎么赚钱。

那时候,爱德华多·贵诺就看准了海运所带来的商机,他首先攒下了第一桶金,然后开始发展海运事业,最后财富累积得越来越多,爱德华多·贵诺的事业蔓延到各行各业。

与此同时,爱德华多·贵诺的社会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。只是,他一直有个遗憾,就是他结婚多年,都没有生个小孩。

1916年,四十多岁的爱德华多·贵诺终于迎来了他第一个孩子,也是他唯一的孩子——若热·贵诺。作为家中独子,若热·贵诺的出生可以说是备受期待。

而且爱德华多·贵诺从小吃得苦太多了,他就想给儿子更优越地生活。若热·贵诺和他父亲过上了截然相反的童年生活。

与此同时,因为爱德华多·贵诺的亲戚不多,除了若热·贵诺之外也没有其他孩子。所以若热·贵诺就成为了爱德华多·贵诺唯一的继承人。

若热·贵诺就这样平安顺遂、又富贵悠闲地度过了整个青春期,他不需要努力读书,不需要去找工作,只要快快乐乐做个富二代就够了。

因为父亲的显赫家底和在外积累的人脉,若热·贵诺的人生并没有发生特别大地改变。在1942年的时候,罗斯福还试图拉拢若热·贵诺。

而若热·贵诺见自己能够成为白宫的座上宾,年仅26岁的他自然是被冲昏了头脑,大把大把的银子送了出去。

而若热·贵诺在此,也显现出了他的才华。在各种酒会中,他凭借着幽默的谈吐,和大方的举止,一跃成为了社交圈的名人。

与此同时,若热·贵诺虽然挥霍无度,但他也感觉140亿应该能够用一生花完。他也给自己定了个“小目标”,这辈子就花这些钱。

他给自己算过一笔账,假设这笔钱花100年,他一年花1.4亿元,每个月一千万上下的花费,他足以应付。毕竟那时候,还没有物价膨胀。

本来,若热·贵诺是没有打算工作的,毕竟工作对他而言毫无必要。但是,因为洛克菲勒的介绍,他进入了另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。

在这里,他接触了更多明星。那些在荧幕前高高在上的大牌明星们,此刻都向他示好,让若热·贵诺的虚荣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。

尤其是那些千姿百态的美女明星们,此刻更是活生生地站在他们面前。许多富豪都通过和美女明星谈恋爱,来体现他们的男性魅力。

为了近距离接触这些美女明星们,若热·贵诺有了人生第一份工作——审阅剧本。但是他在这份工作上实在没有什么才华和天赋,所以也只是走个过场罢了。

若热·贵诺的真正目的,还是趁机和美女明星们一亲芳泽。虽然他的身高只有一米六二,但是他的财富让他的形象也变得高大起来。

许多美女明星都对这个年轻的巨富投以橄榄枝,若热·贵诺就开启了他在好莱坞的猎艳之旅。据悉,他的一些好莱坞女友,会通过他的工作,拿到一些好剧本的角色。

传闻当年炙手可热的好莱坞女星赫迪·拉尔马向若热·贵诺撒娇,说她看中了一幅世界名画,是毕加索的手笔,想要买下来。

为了博得美人一笑,若热·贵诺大手一挥,直接签了一张空头支票,让拉尔马自己去填数字。结果事后他才知道,那幅名画花了几十万美元。

若热·贵诺曾经写过一部自传,他在自传里说过,除了拉尔马,还有知名的玛丽莲·梦露、丽塔·海华丝、吉恩·曼斯菲尔德等等,和他有过感情纠葛。

当年,他看了丽塔·海华丝的一部电影,就对丽塔·海华丝心驰神往,为此他还特地花了一大笔钱投资丽塔·海华丝的新电影。

但是,他也有条件,就是要丽塔·海华丝陪他吃一顿饭。至于丽塔·海华丝怎么想,他完全不在乎。而饭后做什么,也完全凭他的想法。

对于玛丽莲·梦露,若热·贵诺也表现出其挥金如土的一面。他曾经花上了数百万美元去购买一个名贵的珠宝首饰,打算送给玛丽莲·梦露。

但是,若热·贵诺一下飞机,就听到了玛丽莲·梦露自杀的死讯。但若热·贵诺也没有半分伤心的情绪,转头就将礼物借花献佛,送给了另一个女明星。

从这里可以看出,若热·贵诺对女明星花那么多钱,依然也只是享乐的一部分。他并不关心那些女明星的真实想法,在他心目中这只是金钱交易而已。

而这些女明星也知道,在若热·贵诺身上得到的,除了金钱之外,无法得到真心,甚至是名分。她们也只是把若热·贵诺当作取款机罢了。

本来若热·贵诺的人生可以维持这样的平衡,一直到他死的那天。结果万万没想到,他挥霍了大半辈子,终于在他父亲去世的年纪,遇到了人生的大危机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若热·贵诺的公司经营不善,遭遇了债务危机。若热·贵诺从来都没有认真管理过公司,更加不知道怎么将一个濒临倒闭的公司转危为安。

他能想到的,就是用一个窟窿填补另一个窟窿。补来补去,他发现名下的资产和企业一个个全都卖掉了。

就连当年爱德华多·贵诺发家的那个港口,也变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。若热·贵诺连父亲的发家企业都没能守住。

而当初云香鬓影的酒会,他也不能去了。一是他已经没有华服去装饰自己,二是他没有财富支撑,没有底气去高级酒会。

而即使到这种情况下,若热·贵诺和其子女,也没有找工作的想法。若热·贵诺曾经也有一些朋友,偶尔带他回味一下过去的生活,已经对他算不错了。

而那些曾经在他身后追随着他、吹捧着他的人,自然也不会对这个一无是处的老人,施以援助之手。

而若热·贵诺也面临着这样的窘境,他年轻时就不好好锻炼身体,老了之后更是病痛缠身,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撑医药费。

再加上他行动能力也渐渐迟缓,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巨富,沦落到如此境地。但若热·贵诺却只是把造成他现状的原因归结于“算术问题”。

他曾经说过,只是因为自己算错了花销,所以才会导致如今钱提前花完的情况出现。丝毫没有想过,他这样的结局是必然的结果。

直到1987年,发生了一件事,让若热·贵诺意识到了,也许这件事情,真的是自己错了。他的儿子因为得了艾滋病,年纪轻轻就离开了人世。

为了扩大新闻效果,媒体用了许多嘲讽的字眼,把若热·贵诺的所作所为踩得一无是处。与此同时,他们也没有放过已死之人,也对若热之子的行为进行了一番批判。

看到媒体的评价,若热·贵诺的反应就足以体现他的心虚和反省。原本还打算出回忆录来捞一笔的若热·贵诺,此刻避开了所有媒体的采访,开始深居简出。

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,若热·贵诺便意识到了,自己当初如果能够好好规划财产,好好教育子女,维系家庭,也许不会临老白发人送黑发人,还过的如此穷困潦倒。

之后,若热·贵诺便在公众视野里消失了十几年,没有人知道他这么多年过得好不好,甚至不没有人知道他是否还活着。

直到2004年的时候,88岁的若热·贵诺的名字才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,而这次是他行将就木之时。

原来若热·贵诺身患重病,身上有动脉瘤。照理讲他应该去动手术的,但是他却拒绝了这次手术,反而坚持要出院。

原来,这么多年来,他体会到了衰老所带来的行动不便和病痛的折磨,已经不想再过贫穷的生活了。

而且如果继续医治,只会给他剩下活着的亲人带来巨大的财产负担。这时候,他已经明白了,当初随意挥霍的几十万,如今却可能是及时雨。

他明明有万贯家财,有如此优越的条件,却只能把孩子养成个一无是处的败家子,不能为这个世界做更多的贡献。

而若热·贵诺荒唐不羁的一生,最后还是遇到了他自己的“报应”。他曾经对这个世界不屑一顾,临终之时,这个世界也没有给他半分怜悯。

从这里可以看出来一件事情,那便是教育对一个人有多么重要。如果教育不得当,那么即使家庭再优渥,也是于事无补。不管是爱德华多·贵诺,还是若热·贵诺本身,都讲述了这样一个道理。

而另一边,也体现了理财的重要性。不管拥有多少财富,万事节制有度才能规避可能遇到的任何风险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